林祀

【涵生】冰瓶啤

ooc!!!!!不知道想写啥,文笔差,语文老师是教体育的!
没完的吧…?
一定是甜的。

(一)   

  贺涵后来去了南方,成了靠海吃饭的。

  简单来讲,渔民。

  陈俊生怎么也想象不到,上流社会的职场精英贺涵,一身板眼的手工西装换成了宽皮敞口的黑胶背带裤。

  脚上还踏一双有点开了边的胶鞋,沾满了海水蒸发留下的盐块。

  他晒的更黑了,头发也更长了,垂在两颊平添柔软。
 
  就算这样也不能否认这个男人依旧很有魅力。

  气质啊,气质。

 
  他也是鬼迷了心窍才会撂下一屁股工作和家里的烂摊子,闲跑来这种腥臭的地方耗时间。 
                        

  贺涵走的时候工作交接的非常完美。一如他的风格。
 
  这让陈俊生异常的没底,贺涵决绝的撇清了一切,速度快的像是提前演练了好几遍。

 


  深圳的海很蓝,映着天远远交际成片昏白。

  贺涵就站在这片昏白之间。
   
  陈俊生坐在一块礁石上,周身围的都是藤壶,休闲西装与游人的泳衣泳裤格格不入,也足够显眼。                     
 

  他不知道贺涵看没看见他。
                
  陈俊生在等,他没勇气去找贺涵,也没把握能装出释然。

 

 

  贺涵办公室里的人换成了陈俊生。公司的人都说是现世报呗,费劲力气爬到这个位置,可算是该满意了。
                        
  于是都叫他陈总,言言语语间也变成了陈俊生的办公室。
 
  多多少少的都带些嘲讽。
                        
  陈俊生不在乎,他让自己被工作填满,一天14个小时连轴转。没精力再去想其他,回到家躺下就睡,睡完起来就继续工作。
                         
  凌玲并没有更多的表达,每天照例的嘘寒问暖并没有少,依旧早晨做好早餐送他到门口。

  说不上哪里对,也说不上哪里不对。

  房子是越来越大了,人气儿却越来越少。



  他想的出神。

 

  贺涵其实在陈俊生刚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了。

  陈俊生看起来憔悴了不少。那张丧脸看起来更丧了。
                           

(二) 

  贺涵提着两瓶冰瓶啤,朝着陈俊生走过去。肥大的胶皮裤穿在他身上依旧能走出一种名模的风范。

  陈俊生不免再次感叹。气质啊,气质。

  “怎么来了?”贺涵停在陈俊生面前,适时而体贴的为他挡住一部分阳光。余下的细细碎碎的从他岔开的手脚间透下来,落在陈俊生脸上。
 
  陈俊生皱着一张苦脸仰头看着许久未见的贺涵,他整个人都像沉浸在海风里,拥抱着咸水的清香。

  冰凉的玻璃瓶被贴在了自己额头上。
    
  “来看你,过得倒是清闲,”接过瓶啤一口喝下大半。“嗬,这么凉啊!”就是这瓶口…咸乎乎的还有沙粒。
 
  “哪儿啊我成天都快忙死了,这一片渔场我都承包了,现在旺季人手不够,够我受的。”贺涵转过身面向着海浪大笑着,风把他的发型吹的散乱,“啤酒啊,我趁别人不注意,放在水下的鱼筐里,刚提上来。”贺涵脸上露出狡黠,语气自豪仿佛是在邀功。
         
  “我就说这瓶口咸乎乎的,还有沙子…”陈俊生哼哧哼哧笑了两声,把瓶子举高对着贺涵。

  “哎不该吧?我可是都擦了一遍的?”说罢自然而然拿过了陈俊生喝的瓶啤,对着来了一口。    


  光顺着他脸颊的形状镀了一圈红晕,天空中有海鸥飞过。

(三) 

  陈俊生感觉自己有点昏。

  视线停在贺涵上下运动的喉结上。

  完蛋了。

 

评论(1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