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祀

【基锤】abo loki的身边从来不缺乏孤独 (1)

ooc...估计有生之年。很短,很短(。
啊俩兄弟的性格和人设我还没摸的太通透...估计有很多地方不太对劲,多包涵。
基锤太冷了!!!逼得我自产烂粮。
内容和标题_基本无关。

  A/LOKI     O/THOR

  Asgard的大王子会分化成alpha,是众所周知的。
 
  老Odin的王位最后会落到谁的手上,似乎也是众所周知的。
 
  thor还没有分化,loki要更早熟些。
 
  一个富有魅力的alpha。
 
  但继承人总会是更优秀的那一个,先刨去性别而言。

  相较黑发邪神的瘦弱苍白,拥有着蜜色的饱满肌肉,披着红绒披风手拿重锤的thor,仿佛才是王位最合理的继承者。
 
  眼下只用静候分化。成人礼过后,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加冕。

 

  thor已经沉浸在成人礼前的喜悦里了,他为即将而来的分化激动不已。
 
  他将会成为一个英勇的alpha,可以放肆的骑马奔跑在密林里,可以去探寻美妙的远方。
 
  他金色的鬓角和胡须如同融化的金水,在Asgard的土地上肆意闪烁流淌,他无可置疑的会成为Asgard最神圣的勇士。

  他迫切的想要把这种兴奋的心情分享给自己最亲爱的弟弟。
 
  宴会里他高举着木桶酒杯,醇香的蜂蜜酒把他湛蓝的双瞳酿的通透,毫不掩饰向外发散出善意和热情。

  这让loki很受不了。他傻大个的哥哥肯定不会为了王位的获得专门设宴庆贺,他没有那个脑子。

  能让他这么大费周折的除了和漂亮妞一起打猎,就剩成人礼了。

  他的哥哥喝的满脸通红,咬着大舌头摇摇晃晃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眼神迷蒙的游移。
 
  他已经脱去了白日里穿着的金甲,轻薄的里衣更显出他壮硕的双臂和猛然捏细的腰身。
 
  他停下了,糙厚的大掌握住一个路过侍女的手腕,向她询问了什么。侍女明显被他喷了兜头的酒气,有些发懵。
 
  他们又说了些什么。
 
  哈,他肯定是在找他至亲的弟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loki对于thor刻骨的仇恨逐渐发酵为一种欲求,野兽一般的征服欲,无时无刻不想把他拆骨入腹,让他璀璨的眸子失去光辉,让他的神圣滚落泥土。

  想毁掉他,想看他哭。

  刚开始的时候这让loki很难接受,他精心保护培育多年的仇恨竟转换成一种畸形的渴望,并且是对于他所谓的哥哥,他真正的对手。

  他开始排斥假惺惺的接触,故意忽略thor眼底隐约的伤心和触怒,自欺欺人的归咎一切于thor的热情。


  一边抵触压抑,又一边觊觎渴求。
 

  loki从来就没有放弃过争夺王位,他不相信凭借thor那种只知道用武力解决一切的脑子能给他带来怎样的影响和多么强的竞争力。

  但等到成人礼过后,thor性别的清晰会让一切都合理起来。

  他没有时间来把握机会了。

  他现在只能恶毒的祈祷命运天平的倾倒。

 

  loki在被thor发现之前轻悄走开了,没有人注意到他低调的离场。
 
  他不想招惹麻烦,尤其是醉酒的大块头。
 
 
 
  loki的身边从来都不缺乏孤独,没人在意他去哪儿,他也早已经习惯这种适时的忽略,这让他很自在。

  可thor偏不。
 
  他次次打破这种loki默认的平衡,这让loki烦躁无措。

 
  thor的身边也从来都不缺乏拥护。
 
  他被周围的那一帮子朋友照顾的很好,心若处子根本想不到阴暗面,一昧信任loki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是我的弟弟。loki都能想象出来每次thor说这话的样子,紧皱眉头,无奈纵容。

  就算是他触犯了大忌,就算是他的行为甚至威胁到了thor的性命,thor依旧是这么说,然后无奈的摇摇头勉强挡下Odin的盛怒。
 
  哈,好笑。

 
 

  其实loki打小就清楚,父亲Odin更偏爱哪一个。
 
  在成绩相仿平分秋色的时候,他总是得不到奖赏的那一个。
 
  待他就像训养一匹不服帖的公鹿,连一口稀疏的毡芽都不屑得给予。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很久。

  久到thor开始帮他挡过Odin的惩罚,执着的称呼他为弟弟的时候。
 
  直白说,Odin老了。
 
 

  他有自知之明,他在王室的地位会随着thor的上台而变得更岌岌可危。
 
  把自己无法涉及改变的区域交给命运,除此以外,得做点什么。
 
  他倚在殿门的石台前,暗自思索,背后蒸腾起宴会的喧闹。

  如果运气够好。thor是omega。
 
  标记他。








----------
想写那种他们都还很年轻还很青涩的感觉,也就是loki还没有那么会算计的时候(O_o

写不来那种感觉哈...还是得多看原剧@

评论(15)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