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祀

【涵生】冰瓶啤

ooc!!!!!不知道想写啥,文笔差,语文老师是教体育的!
没完的吧…?
一定是甜的。

(一)   

  贺涵后来去了南方,成了靠海吃饭的。

  简单来讲,渔民。

  陈俊生怎么也想象不到,上流社会的职场精英贺涵,一身板眼的手工西装换成了宽皮敞口的黑胶背带裤。

  脚上还踏一双有点开了边的胶鞋,沾满了海水蒸发留下的盐块。

  他晒的更黑了,头发也更长了,垂在两颊平添柔软。
 
  就算这样也不能否认这个男人依旧很有魅力。

  气质啊,气质。

 
  他也是鬼迷了心窍才会撂下一屁股工作和家里的烂摊子,闲跑来这种腥臭的地方耗时间。 
                        

  贺涵走的时候工作交接的非常完美。一如他的风格。
 
  这让陈俊生异常的没底,贺涵决绝的撇清了一切,速度快的像是提前演练了好几遍。

 


  深圳的海很蓝,映着天远远交际成片昏白。

  贺涵就站在这片昏白之间。
   
  陈俊生坐在一块礁石上,周身围的都是藤壶,休闲西装与游人的泳衣泳裤格格不入,也足够显眼。                     
 

  他不知道贺涵看没看见他。
                
  陈俊生在等,他没勇气去找贺涵,也没把握能装出释然。

 

 

  贺涵办公室里的人换成了陈俊生。公司的人都说是现世报呗,费劲力气爬到这个位置,可算是该满意了。
                        
  于是都叫他陈总,言言语语间也变成了陈俊生的办公室。
 
  多多少少的都带些嘲讽。
                        
  陈俊生不在乎,他让自己被工作填满,一天14个小时连轴转。没精力再去想其他,回到家躺下就睡,睡完起来就继续工作。
                         
  凌玲并没有更多的表达,每天照例的嘘寒问暖并没有少,依旧早晨做好早餐送他到门口。

  说不上哪里对,也说不上哪里不对。

  房子是越来越大了,人气儿却越来越少。



  他想的出神。

 

  贺涵其实在陈俊生刚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了。

  陈俊生看起来憔悴了不少。那张丧脸看起来更丧了。
                           

(二) 

  贺涵提着两瓶冰瓶啤,朝着陈俊生走过去。肥大的胶皮裤穿在他身上依旧能走出一种名模的风范。

  陈俊生不免再次感叹。气质啊,气质。

  “怎么来了?”贺涵停在陈俊生面前,适时而体贴的为他挡住一部分阳光。余下的细细碎碎的从他岔开的手脚间透下来,落在陈俊生脸上。
 
  陈俊生皱着一张苦脸仰头看着许久未见的贺涵,他整个人都像沉浸在海风里,拥抱着咸水的清香。

  冰凉的玻璃瓶被贴在了自己额头上。
    
  “来看你,过得倒是清闲,”接过瓶啤一口喝下大半。“嗬,这么凉啊!”就是这瓶口…咸乎乎的还有沙粒。
 
  “哪儿啊我成天都快忙死了,这一片渔场我都承包了,现在旺季人手不够,够我受的。”贺涵转过身面向着海浪大笑着,风把他的发型吹的散乱,“啤酒啊,我趁别人不注意,放在水下的鱼筐里,刚提上来。”贺涵脸上露出狡黠,语气自豪仿佛是在邀功。
         
  “我就说这瓶口咸乎乎的,还有沙子…”陈俊生哼哧哼哧笑了两声,把瓶子举高对着贺涵。

  “哎不该吧?我可是都擦了一遍的?”说罢自然而然拿过了陈俊生喝的瓶啤,对着来了一口。    


  光顺着他脸颊的形状镀了一圈红晕,天空中有海鸥飞过。

(三) 

  陈俊生感觉自己有点昏。

  视线停在贺涵上下运动的喉结上。

  完蛋了。

 

【基锤】abo loki的身边从来不缺乏孤独 (1)

ooc...估计有生之年。很短,很短(。
啊俩兄弟的性格和人设我还没摸的太通透...估计有很多地方不太对劲,多包涵。
基锤太冷了!!!逼得我自产烂粮。
内容和标题_基本无关。

  A/LOKI     O/THOR

  Asgard的大王子会分化成alpha,是众所周知的。
 
  老Odin的王位最后会落到谁的手上,似乎也是众所周知的。
 
  thor还没有分化,loki要更早熟些。
 
  一个富有魅力的alpha。
 
  但继承人总会是更优秀的那一个,先刨去性别而言。

  相较黑发邪神的瘦弱苍白,拥有着蜜色的饱满肌肉,披着红绒披风手拿重锤的thor,仿佛才是王位最合理的继承者。
 
  眼下只用静候分化。成人礼过后,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加冕。

 

  thor已经沉浸在成人礼前的喜悦里了,他为即将而来的分化激动不已。
 
  他将会成为一个英勇的alpha,可以放肆的骑马奔跑在密林里,可以去探寻美妙的远方。
 
  他金色的鬓角和胡须如同融化的金水,在Asgard的土地上肆意闪烁流淌,他无可置疑的会成为Asgard最神圣的勇士。

  他迫切的想要把这种兴奋的心情分享给自己最亲爱的弟弟。
 
  宴会里他高举着木桶酒杯,醇香的蜂蜜酒把他湛蓝的双瞳酿的通透,毫不掩饰向外发散出善意和热情。

  这让loki很受不了。他傻大个的哥哥肯定不会为了王位的获得专门设宴庆贺,他没有那个脑子。

  能让他这么大费周折的除了和漂亮妞一起打猎,就剩成人礼了。

  他的哥哥喝的满脸通红,咬着大舌头摇摇晃晃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眼神迷蒙的游移。
 
  他已经脱去了白日里穿着的金甲,轻薄的里衣更显出他壮硕的双臂和猛然捏细的腰身。
 
  他停下了,糙厚的大掌握住一个路过侍女的手腕,向她询问了什么。侍女明显被他喷了兜头的酒气,有些发懵。
 
  他们又说了些什么。
 
  哈,他肯定是在找他至亲的弟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loki对于thor刻骨的仇恨逐渐发酵为一种欲求,野兽一般的征服欲,无时无刻不想把他拆骨入腹,让他璀璨的眸子失去光辉,让他的神圣滚落泥土。

  想毁掉他,想看他哭。

  刚开始的时候这让loki很难接受,他精心保护培育多年的仇恨竟转换成一种畸形的渴望,并且是对于他所谓的哥哥,他真正的对手。

  他开始排斥假惺惺的接触,故意忽略thor眼底隐约的伤心和触怒,自欺欺人的归咎一切于thor的热情。


  一边抵触压抑,又一边觊觎渴求。
 

  loki从来就没有放弃过争夺王位,他不相信凭借thor那种只知道用武力解决一切的脑子能给他带来怎样的影响和多么强的竞争力。

  但等到成人礼过后,thor性别的清晰会让一切都合理起来。

  他没有时间来把握机会了。

  他现在只能恶毒的祈祷命运天平的倾倒。

 

  loki在被thor发现之前轻悄走开了,没有人注意到他低调的离场。
 
  他不想招惹麻烦,尤其是醉酒的大块头。
 
 
 
  loki的身边从来都不缺乏孤独,没人在意他去哪儿,他也早已经习惯这种适时的忽略,这让他很自在。

  可thor偏不。
 
  他次次打破这种loki默认的平衡,这让loki烦躁无措。

 
  thor的身边也从来都不缺乏拥护。
 
  他被周围的那一帮子朋友照顾的很好,心若处子根本想不到阴暗面,一昧信任loki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是我的弟弟。loki都能想象出来每次thor说这话的样子,紧皱眉头,无奈纵容。

  就算是他触犯了大忌,就算是他的行为甚至威胁到了thor的性命,thor依旧是这么说,然后无奈的摇摇头勉强挡下Odin的盛怒。
 
  哈,好笑。

 
 

  其实loki打小就清楚,父亲Odin更偏爱哪一个。
 
  在成绩相仿平分秋色的时候,他总是得不到奖赏的那一个。
 
  待他就像训养一匹不服帖的公鹿,连一口稀疏的毡芽都不屑得给予。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很久。

  久到thor开始帮他挡过Odin的惩罚,执着的称呼他为弟弟的时候。
 
  直白说,Odin老了。
 
 

  他有自知之明,他在王室的地位会随着thor的上台而变得更岌岌可危。
 
  把自己无法涉及改变的区域交给命运,除此以外,得做点什么。
 
  他倚在殿门的石台前,暗自思索,背后蒸腾起宴会的喧闹。

  如果运气够好。thor是omega。
 
  标记他。








----------
想写那种他们都还很年轻还很青涩的感觉,也就是loki还没有那么会算计的时候(O_o

写不来那种感觉哈...还是得多看原剧@

【涵生】多人加长小三轮(1)

  当陈俊生打电话来告诉自己要请假时。
  贺涵是没有很意外的。虽然陈俊生一直都算的上是模范员工,但毕竟最近辰星(贺涵)派了好几个大项目给他,加班到三两点也是常有的事情。 
  人扛不住了,也正常。 
  至于为什么贺涵总是愿意把手上的case交给他,总是乐意陪他一起做项目熬到两三点,这就得问他自己了。
  按照唐晶一个旁观者发表的评论,这大概就是alpha之间的互助意识吧,尽管贺涵看起来并不像一个那么好心的人,也足够陈俊生受宠若惊一阵了。  
  这话无可厚非。
  贺涵窝在办公室舒适的温度里,享受着柔软的皮椅,一手抄着陈俊生打来的电话,另一手压着摊开的文件夹。他鲜少在办公的区域这么放松了,透明的钢化玻璃板立在周围,老板有没有认真工作被人看的一清二楚。不过他也不在乎手下人会怎么想,在派下去的沉重项目任务里还能有闲心关心老板动向的员工,要么没认真工作,要么还是工作太少了。
  电话里陈俊生已经完述了他要请假的意图,伴随着听筒细弱的电流声沉默下来,等待着他的批准。
  贺涵合上了文件夹,放松着把自己往身后的椅子里一靠。
  “理由?”哈,明知故问。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许久才慢吞吞吐出字眼来。
  “家…家里事儿。”末了声音却猛然变弱,勉强克制住一声模糊的呻吟,压在喉咙里变成一串刺耳的咳嗽。                                                             
  不对劲。
  陈俊生不对劲。
  贺涵的直觉很准,多年来在生意场上的摸爬滚打造就了一个聪明善变又细致敏锐的贺涵。
  “我准假了。你好好休息。”
  对面直接挂断了电话。真不像他作风。

@xhdrdxf 轮到太太啦!